《新心界》: 第六章

•  「心界」

阿綠約咗陳之一喺上晝十一點見面。東鐵嘅粉嶺站俾人嘅印象係比較平易近人,香港大部份嘅車站都好似迷宮咁,繁忙時間特別容易令人攪錯:蕩失路、喪失方向感、揾唔到想揾嘅出口等等。粉嶺就零捨唔同,上樓梯行到車站大堂,就可以一目瞭然,睇清楚整體佈局。因此,阿綠即刻見到 A1 出口嘅位置,再行近啲就見到一早就喺度等緊佢嘅高瘦外國人。唔識阿一嘅人會以為佢喺度進行緊一次獨白式嘅演講。

四月份嘅天空雖然比較陰暗,但並冇落雨嘅先兆,所以佢哋決定慢慢行到聯和墟。出站後,繞過左邊嘅小巴站,呢度成日會有的士、小型貨車來來回回咁上貨、落貨,相信同呢一帶聚集嘅小販有關。阿綠同陳之一經過時,見到唔少人打開紙皮箱,討論入面嘅商品,阿一又見到佢地更為其中一樣物品嘈起上嚟(其實,陳之一喺呢度攪錯咗:佢哋只不過係討價還價啫,平時好少會嗌交)。另外又有一班好似已經做完生意嘅人,匿埋喺某個角落裏面玩啤牌、吹吹水。穿過停車場,行上天橋,佢哋由高處俯瞰下面,見到粉嶺遊樂場上打波嘅年輕人,又遠望向靈山方向嘅人間景致:建築物、街道、車輛。橋上兩邊欄杆上有時會掛著唔同政黨嘅宣傳横額,橫額上有立法會議員嘅臉龐,笑眯眯又充滿期待咁望住途人,其中有一兩幅已經遭到破壞,雙眼被人無情咁割爛,嘴巴又被鎅成一條狹窄嘅裂縫。不過,呢啲事主並未因此放棄,佢哋仍然盼望得到市民嘅認同。

天橋嘅另一邊就係沙頭角公路,離擁用高高紅色風琴閘門嘅消防局好近,阿綠同陳之一都小心翼翼咁橫過斑馬線(外國男人早就知道香港嘅司機唔會因設有斑馬線而讓路)。鏡頭真係超級有趣:一隻帶有黑色條紋嘅白馬同另一隻具白色條紋嘅黑馬,同時踏上斑馬線!但係好可惜,嗰陣時咁啱連一架車都冇,所以冇人目睹呢次罕見嘅奇觀。斑馬線另一頭就係祥華邨。佢哋沿住一條石屎路進入呢個屋邨,穿過邨內商場嘅時候,陳之一就特別注意到嗰度有間基督教香港迦南堂,每次瞥到「迦南」呢兩個字就會回憶自己童年時被父母送到主日學嘅事。或者缺乏生父嘅人比較容易接受天父為自己嘅救世主?﹗「你們要遵照上主的命令消滅所有的赫人、亞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不過,佢始終都無法明白上帝點解命令以色列人咁樣對待名字好好聽嘅迦南人?

跟著,佢哋就落斜入行人隧道,去到浸信會路段,道路旁邊種有幾樖巨大嘅白千層,見到呢啲原產澳洲嘅「紙皮樹」(澳洲人用澳式英文對呢種樹嘅稱呼),陳之一再次諗起同澳洲有關嘅回憶。然後,兩人轉左,沿住聯益街行到聯和道,經過街市嘅原址之後,就喺聯興交通燈等緊過馬路。面對對面呢隻擘大嘅紅色眼珠時,佢哋後面突然響起音量尖厲嘅流行歌聲,阿綠回頭見到一個中年男人,頸上掛著一部中型收音機,啱啱步入等緊過馬路嘅人群中。阿綠覺得呢個人顯得可憐,佢只能靠音樂營造自己嘅個性,先至有勇氣行出嚟。不過,陳之一就好反感,覺得佢呢啲行為極度自私,認為係侵略他人嘅內心世界,令外國男人甚為不滿。

交通燈變成綠色之後,唔使三分鐘佢哋就去到聯和墟二樓嘅熟食中心。正值中午時份,顧客一啲都唔少。佢哋好好彩,好快喺入口旁嘅「添仔蝦餃」揾到位,啱啱有一張空檯。食肆嘅設備份外簡樸,一啲奢侈嘅架子都冇,呢點係陳之一特別愛戴。坐好咗,服務姐姐就馬上送上一隻注滿熱水嘅大碗,方便外國人將筷子、塑膠碗仔等好好淥洗一番。與此同時,阿綠就嗌嘢食:兩碗粥、一份蘿蔔糕、一份鮮蝦腸粉,同埋其中最不能缺少嘅添仔蝦餃,一叫就叫咗三籠蝦餃。攪掂後,兩個人就可以開心咁傾返兩回計。

「阿翠嗰晚掟酒杯,打爛咗你媽媽嘅畫,肯定會令到你好傷心。其實,你知唔知佢點解要咁做?有冇咩嘢特別嘅原因」陳之一好關心咁問阿綠。

「其實,我一直以為佢屬於嗰種好有自信心嘅人,人又靚,讀書又叻。不過自從佢今次返香港以嚟,佢好似發生咗一啲根本變化:神經變得越嚟越緊張,可能揾唔到嘢做啦,連自信都開始動搖起嚟。唉,我真係估唔到佢會借酒消愁!可能係我同佢呢排關係唔係太好,又冇咩機會見面。不過,佢而家好返少少,早排清明節時,我哋一齊去咗半春園掃墓,祭拜我媽媽,期間都有機會傾吓計,我哋兩個嘅距離拉近返少少。」阿綠慢慢解釋佢知。

「依我睇,不如諗辦法俾機會佢多多接觸香港嘅大自然。佢需要嘅恰恰係森林,大自然會令佢放鬆啲,減少內心積累嘅壓力。呢排天氣已經開始轉好,加上展覽都已經圓滿結束,你哋應該去離島行吓,散散心。」陳之一當然諗起靳孚翠總會隨身攜帶一盒火柴。

講到呢度,啲點心、粥品都送到檯上,兩人之間突然出現一股白白嘅蒸氣。呢一刻,陳之一可以聞到竹籠滲透出淡淡嘅竹香。喺呢一片輕微嘅薄霧之中,阿綠聽到陳之一問服務員「唔該姐姐,有冇喼汁呀?」

服務員默默咁指向隔離嘅一張長檯,長檯堆滿餐具、豉油樽、雜物等,外國人跟著企起身,行過去攞佢想要嘅調味汁。

阿綠以一種略帶驚奇嘅眼神,望住手持膠樽嘅陳之一:「攞喼汁嚟做乜?」

外國人簡單咁解釋:「嚟呢度食蝦餃我總愛加上喼汁,酸味味,甜甜哋,都唔知幾過癮!不如你都試吓啦!」

阿綠隨即搖搖頭,繼續喺匙羹上小心翼翼咁呷粥。兩人津津有味咁食晏。不過,食完兩籠蝦餃之後,阿綠忽然諗起一個好重要嘅問題:

「對唔住,請杯仙嗰晚,因為心情太過複雜嘅關係,我唔記得俾機會你向杯仙提問。其實,你原先打算問乜?」

陳之一慢慢將二月份去過西貢天后廟時,將問杯嘅事向阿綠一一講解,認為嗰日收到嘅答覆好似暗示其父親已經離世。之後,遇到請杯仙嘅機會,佢真係忍唔住想再問問呢件事,但最後又揸唔定主意,覺得如果真係確定父親嘅死亡會太難接受。

阿綠好有耐心聽聽陳之一嘅呢番說話,不過等阿一講完之後佢就開始用力搖頭:

「你睇,問杯嘅結果會唔會有第二種解釋:或者你父親正正因為已經收到你寫嘅其中一封信,所以天后叫你唔使再寫信俾佢啦。答案唔一定係負面嘅,有可能係正面樂觀㗎!」

外國人一開始好似唔想接受阿綠嘅睇法,但係佢臉上嘅臉色逐漸發生變化,表情慢慢變得明亮,最後更可以睇出佢有幾份豁然開朗嘅感覺。此刻,阿綠嘅手機低聲響起嚟。陳之一聽佢嘅語氣就估到一定有急事,因而放低筷子,仔細觀察呢位朋友嘅神情變化。收線後,阿綠連忙執好自己嘅嘢,明顯係準備離開。

「阿一,對唔住!剛才裱畫公司話遇到嚴重問題,佢話我阿媽嗰幅自畫像嘅背面貼有一堆廢紙,唔知點樣處理先至妥當,因此就無法繼續裱畫工作。我答應佢返翻大埔幫佢睇吓,以免呢幅自畫像無意中遭受破壞。至於你演講嗰件事,你有問題就再同我聯絡,唔使同我客氣!好啦,我走啦!你今次埋單有冇問題?」

「冇問題!」陳之一立刻回答。不過呢刻阿綠嘅背影好快喺往下嘅扶手電梯上消失,好似未曾出現過。

TO BE CONTINUED . .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